在银魂族 血脉天赋越强

话说那降龙罗汉法力高深,非是一般仙众可比。打斗一阵,见对方人多,不敢恋战,忙高举金钵,念动咒语,瞬间便将为首的虎精收到金钵之内,但转身一看,手下众徒却纷纷被这一群精怪打倒在地,早有小喽啰过来,将众和尚绑了。那降龙罗汉大吃一惊,不想中土精怪竟有如此法力,但定睛一看,这些精怪头上均无妖气,猜想这些不是有数千年修为的精怪,便是神仙幻化的,因此对尚在钵中的虎精言道:“你速速放了僧众,我便饶你性命。”那虎精道:“你须先放我出来!”降龙无奈,放出那虎精,虎精哈哈大笑,道:“孩儿们,听说这得道的高僧都有舍利,不如烧来看看。”降龙大怒,道:“妖孽,缘何言而无信?”那虎精笑道:“和尚,我几时应你?”降龙大怒,又高举金钵,那虎精喝道:“和尚慢来!你须想好,你但要收我,我的孩儿们便手起刀落,继而为我报仇,到时我与你等玉石俱焚,看你如何到得中土!”降龙罗汉思忖再三,放下金钵,言道:“尊驾要多少路钞?”那虎精笑答:“好说好说,早知如此,何必大动干戈?你既如此知趣,不多收,十六两舍利子足矣。”那降龙罗汉愣在一处,悲呼“阿弥陀佛”,道:“妖孽,佛家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今日你既然想要舍利,不如将我焚烧,但请你放了我手下僧徒,令他们前往人间,我便杀身成仁,将体内舍利子献你。”虎精笑道:“不急不急,谅你这瘦弱身躯,也不会有多少舍利子,不如一起烧了,极乐路上,你等也可作伴。”降龙罗汉见无计可施,又要祭起金钵,复被虎精喝止,道:“和尚,我等与那西天无冤无仇,与那中土百姓非亲非故,你等要去传法布道,我等收个顺水钱财,两全其美。刚才乃是我等试你传道真心,你这和尚,动辄犯了嗔戒,不过是修为不到。如今我等也不收得什么路钱,你等还是速回灵山,等修为够了再来。”一席话说得降龙暗自惭愧,言道:“施主所言甚是,贫僧罪过。但请施主通融则个,令我等前去,必感念施主仁德。”虎精道:“哎呀和尚,你又犯了执着,中土倒是肥肉耶?令你等垂涎!”降龙道:“阿弥陀佛,施主不可此说。”那虎精嫌得麻烦,道:“你等如若非要过去,我也不便阻拦,来人,给大师傅接风。”言罢,早有小喽啰端来三牲祭品,又斟酒三碗。虎精言道:“众位大师傅,我等久在东土,难得佛言训诲,今日大师傅前来,令我等三生有幸,按照我中土礼数,奉上这上好的三牲佳酿,还望大师傅们不要拂了我等薄面,寒了向佛之心。”

“你~我~我想自己睡啊,你去找个地方睡吧,我刚醒来不适应,你去地上睡,对!在地上睡,你别告诉我家里连多余的被子都没有了。”杜若溪接受不了和王思博同床共枕,这尼玛万一这禽兽变成狼人对自己这貌美如花的小仙女做什么策马奔腾之事怎么办。

上一篇:突然的状况 让全车的人都愣了那么一下 下一篇:单纯的消耗 只会让局面更加糟糕

本文URL:http://www.maytei.com/mengwachaoda/nvtongxie/202001/8484.html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